|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广州浪奇572亿存货失踪疑案:事发前审计局在其母公司派驻专员
发布时间:2022-08-27        浏览次数: 次        

  近日,知名洗涤用品生产企业——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浪奇”)突然曝出一起5.72亿存货失踪的“疑案”,被网友调侃是“洗衣液学扇贝跑路”。

  在涉事的两家仓储方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简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简称“辉丰公司”)中,前者对媒体承认签署合同但没有实际货物,后者公开表示合同印章系伪造,将悬疑感推向高潮。事件发酵后,鸿燊公司的法人黄勇军拒绝透露事件信息。截至发稿前,广州浪奇也未就此事给予回复。

  近一年多来,广州浪奇管理班子频繁“换血”。有一处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今年7月末广州浪奇董事会换届的同时,广州审计局于广州浪奇的母公司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州轻工集团”)成立了派驻市管企业审计专员办事处。

  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鸿燊公司和辉丰公司签订有多份仓储合同,涉及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但是,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鸿燊公司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9月23日、24日,在与独立存货清查小组的会谈中,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对此,广州浪奇称,公司已经在2020年上半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66.61万元。待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公司将根据相关证据对前述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9月28日,深交所发函表示,对广州浪奇出现的存货风险事件高度关注,要求其说明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并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当日晚间,辉丰石化的母公司*ST辉丰公告称,9月11日,辉丰石化收到广州浪奇盘点表,广州浪奇根据其与辉丰石化签订了编号分别为 ZC19-20、ZC19-21、ZC19-25、ZC19-39 的《仓储合同》要求辉丰石化配合广州浪奇员工现场查看、盘点库存货物。

  然而,*ST辉丰称,因辉丰石化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且经过比对,上述盘点表上的“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辉丰石化的印章明显不一致,系伪造。如存在伪造或者变造辉丰石化印章,辉丰石化将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ST辉丰还表示,鉴于上述事件存在利用辉丰石化名义造或者变造辉丰公司的相关印章签订仓储合同和签发其他相关文件的行为,为维护辉丰石化及公司的合法权益,辉丰石化正着手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另据《上海证券报》报道,鸿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黄勇军承认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但“签署的合同,实际上没有实质性的货物储存这一块,只是一些表面上或者纸面上的交割入库方式,我觉得就是个‘虚拟仓库’。”他还提到,广州浪奇方面的律师、纪委以及库存清理特别小组将他手头上的一些资料全给带走了。

  笔者拨通了黄勇军的电话,但是他在电话中言语闪烁,称不便回答有关广州浪奇的问题。笔者向广州浪奇董秘办公室求证,并按照后者要求发送了邮件,但是截至发稿前,广州浪奇未就此事给予回复。

  这一出“悬案”的种种异常之处,让外界质疑广州浪奇所谓5.72亿元的存货是否真实存在?是否涉及财务造假问题?一位资深的证券律师表示,目前此事只能有待警方调查。

  广州浪奇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广州浪奇的母公司是广州轻工集团,实际控制人是广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截至2020年6月末,广州轻工集团在广州浪奇持股31.04%,系第一大股东。

  近一年,广州浪奇的管理班子频繁 “换血”:2019年5月,原董事长傅勇国离任,广州华糖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璧秋接任;2019年9月,原监事会主席、职工代表监事史洪方离任;2020年4月,该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因工作调动,辞去总经理职务,原广州轻工集团副总工程师钟炼军接任;

  2020年7月30日,随着董事会换届,陈建斌卸任董事、副董事长职务,钟炼军接任;公司原董秘王志刚因个人原因不再担任该职务,原广州轻工集团证券部负责人谭晓鹏接任;此外,同时卸任的高管还有原战略委员会、独董黄强,原审计委员会召集人、独董王丽娟,独立监事廖健等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广州浪奇举行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就董事会换届名单进行投票的同一日,广州审计局在其母公司广州轻工集团成立了派驻市管企业审计专员办事处。

  广州轻工集团官网显示,今年7月23日,广东省审计厅和广州市审计局相关领导到该公司考察调研;7月30日,广州市审计局一级调研员带队到广州轻工集团,宣布广州市审计局派驻市管企业第五审计专员办事处(简称“第五专员办”)挂牌成立,广州轻工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曾郴湘及相关部室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今年9月3日,广州轻工集团的相关文章提及,第五专员办对广州轻工集团贯彻执行重大政策措施情况、公司内部控制情况及国有资产投资、运营和监督情况等开展调研、检查等工作,“轻工集团审计部切实配合做好相应的联系对接,同时双方也及时就所关注到的现象或问题进行沟通探讨,提升监督检查效能,发挥风险防范作用。”

  在时间线上,上述事项与广州浪奇董事会换届、管理层“换血”以及存货问题的曝光微妙重合。

  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业绩由盈转亏,期内公司营收38.88亿元,归母净利润-1.1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3.36%和538.66%;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6.61亿元,同比下降878.24%。近年来,广州浪奇业绩持续低迷,2018年-2019年,公司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6.71%和-11.55%。

  广州浪奇声称,“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整体经济受到影响,民用产品市场衰退,同时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对化工原料需求大幅减少。公司对贸易业务模式进行调整,主动降低低效益的化工贸易业务规模。”

  不过,疫情影响只是其一。广州浪奇公告显示,香港内部传真猛料四肖。截至2020年9月24日,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56.84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13%。

  该公司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共计12个,其中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是因为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保华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与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中冶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执行。

  去年,广州浪奇曾因为一笔土地收储带来的21.56亿元现金补偿而备受市场关注,顶着A股“拆迁户”的称号,公司股价一度涨停。截至今年9月25日,广州浪奇已经收齐该款项的60%,约12.94亿元。但目前看来,这笔巨额的天降之财也难以提振资本市场的信心,截至发稿前,广州浪奇已经连续两日跌停。